0度娱乐

<form id="ahsjdnoa"></form>

<address id="ahsjdnoa"><listing id="ahsjdnoa"><meter id="ahsjdnoa"></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ahsjdnoa"></em>

        <form id="ahsjdnoa"></form>

          
          

              您的位置:首頁->要 闻  
              黃錦臣:28年堅守在山區孩子身邊的“媽媽老師”
                发表时间:2019-08-02   编辑:余艺   来源: 红网
               

                28年堅守在山區孩子身邊的“媽媽老師” 

                ——記高寒山區鄉村女教師黃錦臣 

                日前,我們對湖南省教育基金會提名的最可愛的鄉村教師候選人進行了系列采訪,其中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郴州蘇仙嶺良田鎮漁網村的小學教師黃錦臣。良田鎮的漁網小學,乍一聽好像是良田河流旁的小學,我們到了實地采訪才發現完全不是這麽一回事。漁網村位于羅霄山脈南麓海拔800多米的高寒山區,距離郴州主城區約40公裏,村子旁邊海拔1000多米的山峰高聳入雲,峰頂雲霧缭繞見不到山頂。我們從郴州良田鎮開車前往約15公裏外的漁網村,小車居然在100多道急彎的山路上開了40多分鍾才開到漁網小學。返程時,在半山腰有條小路,黃老師指給我們看,在前幾年沒有修通公路和去年沒有開通公交車之前,她經常要走兩個多小時山路上山去住校工作。

              黃錦臣走在上山的小路上。

                小山村裏的父女兩代老師 

                1991年,黃錦臣從郴州教師進修學校畢業後回到了漁網村的小學做了一名代課老師。我們采訪時問她,1991年,她從教師進修學校畢業時剛19歲,正是美好的青春年華,爲什麽要回到這個小山村做老師呢?她那時回漁網村小學教書,一開始還是代課老師,每月收入只有幾十元工資。黃錦臣老師說:“我的父親是漁網村人,他在五十年代參軍去部隊,退伍回湖南後,回到家鄉的這個小山村做了村小學的老師,結果這一做,就做了36年才退休。我們這個小山村,位置太偏遠,交通極不方便,加上很貧窮,根本沒有人願意來教書,村裏想讀書的孩子也因爲山高路遠無法出遠門去上學,孩子們讀書的問題很長一段時間都是村裏的大難題。因此,父親在這個小山村教書三十多年直到退休。”她說,假如我不回來教書,村裏孩子們讀書的問題就無法根本解決。我是漁網村的人,在這裏出生和長大,對這山裏的一草一木都熟悉,都有感情。因此,師範畢業後,我還是選擇回到家鄉做老師,再說,漁網村的鄉親和孩子們也需求我。

              黃錦臣輔導孩子們寫字

                黃錦臣剛參加工作的時候,漁網小學要承擔附近16個自然村孩子們的小學義務教育,最遠的自然村距離漁網小學約5公裏遠的距離。鄉村的孩子們多爲留守兒童,爲了保證學生的安全,在天氣不好的時候,她常常要護送孩子們放學回家。

                黃錦臣她現在還清楚地記得1997年的一個夏天,那一陣山裏發大水。有一天她正護送孩子們回家,在經過猴古田祖路段時,忽然聽見“嘩”的一聲巨響。她意識到可能要發生泥石流了,她于是急忙推著孩子們往前跑,離開的那一瞬間,大家回頭一看,都嚇出了一身冷汗:他們剛才經過的路面已塌陷一大片。黃錦臣老師走在最後面,旁邊山坡上的泥石流快速沖過來,孩子們急得大喊,老師,快跑!她趕緊抱住路邊一棵大樹,才撿回一條命,但她還是重重地摔傷了,後來還落下了骨質增生的後遺症。而今她上下樓時,只要是陰雨天她的腰就會痛。

                孩子們眼裏的“媽媽老師”是好人 

                鄉村教師不比城市的老師,除了要讓孩子們上課學習,孩子們午間休息時,黃老師還要爲孩子們做中飯。據當地村民介紹,在2017年以前,由于學校地勢高,沒有通上自來水,生计用水都是靠老師們去一公裏外的水源處挑回學校。山裏還經常停電,如此艱苦的條件,使得大多數來支教的老師來了又走,一直堅持下來的只有黃錦臣老師一個人。我們這次采訪時見到現在廖家灣中心學校工作的黃早軍副校長,她說在那些年,錦臣每天要走好遠的山路去挑水回來做飯,她小小的個子,沈重的水桶壓在她瘦小的身上,真是讓人心疼。

                “我剛教書時,班上有個女孩叫黃小青(化名),她母親嫌鄉下苦、家裏窮,便離婚後改嫁他鄉。她父親爲了一家的生計南下廣東打工,年初外出,過年才回家,一年到頭黃小青與年邁的爺爺相依爲命。”黃錦臣說,“有一天,我在上課時看到她不時在頭上抓癢,課後我拔開她的頭發一看,發現她頭發裏有很多虱子。我立即用熱水幫她清洗幹淨,還幫她吹幹並梳好頭。小女孩摸了摸本人被洗幹淨的頭發,對著鏡子看了看,轉身撲倒在我的懷裏,情不自禁地喊了我一聲媽媽,這一聲媽媽把我眼眶都叫熱了。是呀,留守兒童缺的就是親情和母愛呀。從此我暗下決心,一定要像帶自家孩子一樣待學生。”

                黃老師發現有個小女生思維活躍,待人有禮貌,尤其喜歡繪畫,便結合美術教育在班上開展繪畫競賽活動,並鼓勵孩子們積極參賽。這個小女生交的參賽作品是媽媽的一只大手,畫下附了一行小字:“老師,我沒有媽媽了,你抱抱我好嗎?”看著這幅畫和這行字,黃錦臣緊緊地抱住她說:“孩子,努力學習吧,老師會像媽媽一樣愛你!”從此,這個小女孩又逐漸開朗起來了,課堂上積極舉手回答問題,而且在課余時間還積極參加各種遊戲,學習進步很快,在蘇仙區教育局組織的教學質量監測中,她的成績由班上的後幾名進入了前3名。

                邊遠山村跟城裏不一樣,衛生條件差,加上孩子們好動,摸爬滾打,一身衣服穿了不到一天就弄得髒兮兮的。黃錦臣把愛清潔、講衛生作爲給學生上的第一課。她教育學生講衛生先從個人做起,幫助那些缺乏衛生習慣的孩子洗手、洗臉、洗頭發,給他們剪指甲、梳頭,教育他們從小要養成良好的衛生習慣。就在她這一複一日的教育中,孩子們身上的衣服幹淨了,手上的泥土不見了,學校和周邊的衛生狀況好了,環境漂亮了……村裏的文明和衛生狀況也一天比一天好,鄉親們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裏,記在心上。我們采訪時家長紛紛說,把孩子們交給黃老師,我們放心。

                2012年,入學不久的鄧愛玲(化名)失去了母親,父親要掙錢養家也外出打工了,鄧愛玲與年邁多病的奶奶相依爲命。家庭的突然變故,讓這個6歲的小女孩變得消沈,學習成績也跟不上。黃錦臣察覺了小女孩的變化,知道內情後,逢雙休日便把鄧愛玲接到家裏與本人的女兒同吃、同住、同學習,時常與她談心開導她,使她慢慢走出陰影。只要學生遇到困難,黃錦臣總會熱情地伸出雙手去關心和幫助他們,村裏的孩子們都親切地稱她爲“媽媽老師”。

                我們這次采訪時,正好見到黃老師手把手教正在讀一年級的黃日升(化名)小同學寫字。據了解,小黃同學的母親不在了,父親在外打工,他和現在住在山村的爺爺奶奶一起生计。記者問小男孩黃老師怎麽樣,小男孩馬上脫口而出,“好人”,說完很腼腆地笑了。山裏純樸的小孩子不會更多的詞彙,一個簡單的“好人”,就是對黃錦臣老師的最高評價。

                “爲了山裏的孩子,條件再艱苦我也要堅守” 

                山村小學的條件很艱苦,交通困難。漁網村位于高寒山區,一到冬天,經常大雪封山,道路難走。漁網小學的留守兒童居多,孩子們放學後主要靠老師護送,黃老師爲此專門買了防滑鞋用來護送學生。盡管穿了防滑鞋,但在往返途中仍不知摔了多少跤。特別是2008年的冰災期間,她不顧及臉上的凍瘡,風裏來雪裏去每天堅持接送學生,每次把學生送到家,雙手都被凍得紅腫,頭發上也結了很多小冰珠。學生家長見到這樣的情形感動得熱淚盈眶:“黃老師,您爲了我們的孩子,真是太辛苦了!”

                黄教师在渔网村任教的28年间,也曾经有过调离的机会,但是为了山区的孩子,黄锦臣主动放弃了。黄锦臣夫妇有个视为掌上明珠的独生女儿。2006年,从小就待在本人身边的 7岁女儿要到乡中心小学读三年级,那个小学与黄锦臣工作的渔网村小学相距15公里。中心校领导为了照顾黄锦臣,打算将其调往中心校任教。中心学校的工作条件好多了,而且还能照顾女儿,对领导的关心黄锦臣很是感激。但是,黄锦臣要调走的消息一出,偏僻的小山村像炸了锅,许多家长来到小学,恳请黄锦臣不要走。村干部为此还专程找到中心校领导,强烈要求把她留下,说:“我们村里就需求黄锦臣这样的好教师。”

              黃錦臣進行家訪。

                這可難爲了黃錦臣,一面是鄉親們的苦苦挽留;一面是7歲的女兒就要到15公裏外的鄉中心小學讀寄宿。鄉親們那期盼的眼神久久地浮現在本人眼前,她一咬牙決定本人還是留下來工作。女兒去鄉中心校開學的第一天她特意請了半天假,把女兒送到中心校就讀。但她剛要轉身,女兒卻抱住她不讓走。黃錦臣“狠心”地掰開女兒的手,忍著淚水跑出教室,身後傳來女兒撕心裂肺的喊聲:“媽媽,我要回家,我不想住校!”

                黃錦臣實在放心不下,當天下午她在漁網小學放學後,又搭著摩托車趕到中心校,陪女兒睡覺,第二天清晨趕回村小上課,下午下了課再趕到中心學校來,這樣的往返奔波持續了一個星期。周末女兒回到家,黃錦臣給女兒做了好吃的,並開導她說:“你看,你們班上的同學都沒媽媽陪睡,你要向同學們學習,也不要媽媽陪好嗎?”女兒的思想工作做通了,慢慢地學會了獨立生计。黃錦臣又全身心地投入到教育工作中。

                黃錦臣從1991年參加工作到現在,28年堅守鄉村教書育人,一直在漁網小學教書,沒有走出過大山。28年來,在她的愛心守護下,漁網村的孩子一直保持了100%的入學率,沒有一個孩子因爲家長不支持或經濟困難而辍學。她所教過的學生,後來有100多人陸續考上了各地的大專院校,不少學生畢業後,也選擇回鄉帶領家鄉人脫貧致富。黃老師給學生樹立了人生的榜樣。

              新舊校舍對比。

                而今,昔日貧困的小山村也有了很大變化,漁網小學的舊校舍在2016年拆除,重新修建了漂亮的校舍,通往山下的公路也在幾年前修好了,去年冬天,郴州市還開通了進山通往漁網村的公交車(每天兩班)。

                我們在采訪中得知,受黃老師的影響,她的獨生女兒黃蕾也從小立志當老師,去年從郴州幼兒師範畢業後的黃蕾,現在良田鎮中心小學任教。

                在漁網村,這個昔日的貧窮小山村,黃錦臣父女兩代鄉村教師,爲了改變家鄉的落後面貌,不忘初心,一代接一代紮根山區教書育人六十多年,潤物細無聲,播散文明的種子。紮根大山,把山裏孩子送出大山,就是黃錦臣老師心中的最大夙願。

                而今,黃錦臣老師的女兒也做了鄉村教師,從黃錦臣的父親算起,一家三代都是鄉村老師,這在當今的社會真是太難得了!我想,正是有以黃老師一家三代爲代表的鄉村教師紮根鄉村,默默地奉獻,中華文明的薪火才得以在廣袤的鄉村地區綿延不絕。(文/李林)

                上一篇: 永州雙牌縣首個新時代文明實踐所在茶林鎮成立
              下一篇: 不惧“烤”验 湖南志愿者成高温下的“清凉使者”
               
                相關閱讀:
               
               
              文明播報  
              圖片新聞  

              湖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聯系電話:0731-82217063?傳真:0731-82217063??投稿郵箱:wenminghunan@163.com

               

              娱乐平台介绍 什么是彩票 彩票种类 全球大盘彩票 全国彩票玩法 棋牌游戏介绍 捕鱼游戏技巧 街机游戏介绍 老虎机介绍